苏子衿几步走了过去,“您是方丈吧?”

前世的她确实锋芒太露,几乎不知道“妥协”两个字如何写?

她十五被封右将军,乃是苏家第二位将军,更是唯一的女将军,自然也有她的傲然。

但经历过前世使得她今世多了几分谨慎。

“您方才所说为何意?”

方丈似是沉默片刻,这才带着她走向旁边的,“苏姑娘,可知如今天下局势?”

苏子衿点头,“略知一二。”

他又看了她一眼,“苏家民心所向,苏姑娘若是锋芒太露,只怕不好。”

话落至此,多的他便不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