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可爱,我们和你妈妈是老朋友呢,就让我们坐下来吧。”白露眨巴着眼睛,自认自己现在的样子,不管是那个小朋友看到,都会喜欢。

因为她每次去福利院,就是这甜美笑容,让那些单细胞小孩围上来。

不过,她这次可碰到了硬钉子。

只见岁岁拿着手机,稚气未脱的声音中,透着凌厉,冷声道:“白氏集团,曾经是K市排名第一的大企业,在一次失败的投资下,不但坑了自己,还连累兄弟公司贺氏集团差点破产。不过贺氏集团运气好,找到了愿意带一亿嫁妆的前妻,将公司从负债边缘救回来。”

“可白氏集团没有这种好运气,公司负债累累,从第一的上市公司,在短短五年的时间里,变成不入流的小公司,连在K市的立足之地都没有,不得不搬到三线城市。现在的公司管理者叫白庆华,没有经商头脑,做什么亏什么,全靠给贺氏集团生产零件才保住公司。”

白露满脸惊讶,双手隐隐颤抖,心生害怕。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,不能让这个孩子继续说下去!

她强挤出一抹笑容,柔声打断,“你这孩子,这么大,怎么不喜欢看卡通片,却喜欢看这些没用的新闻?清姐姐,这孩子的教育可谓至关重要,会影响一生呢。”

穆清刚准备开口反驳她多事,却被身边的女儿用冰淇淋堵住了嘴。

“妈妈,这个香草味的冰淇淋好好吃啊,你快尝尝。”

岁岁恍若什么都没有发生,继续慢悠悠,镇定的说道:“你叫白露,虽然家道中落,可幸得贺氏集团的贺总庇护,即使家里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你铺张浪费,却仍然可以常年住在医院VIP病房,过着贵族小姐般的生活。早在五年前,就有媒体大肆报道,说你才是贺氏集团的总裁夫人。”

“不过那都是猜测,却没有被拍到实质性新闻。在近一年里,媒体却拍到你和贺知舟一起度假去医院的各种照片,更有谣言报道,说你们俩不日就会奉子成婚。所以,不用和你们俩有任何接触,光是这些报道,我就可以推断出你们的人品。”

贺知舟不急不恼,反而饶有趣味的看着小男孩,问:“哦?你推断出了什么?”

“你在还有妻子的情况下,不澄清绯闻,反而在妻子亡故后,任由新闻夸大,仍然和绯闻女在一起,说明你是渣男!而这个老阿姨一把年纪了,还穿嫩粉色装柔弱,靠用男人的钱衣食无忧,除了用白莲花可以形容,我暂时找不到更合适的词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