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一小,两张复制粘贴的眉眼静默对视,气场竟然不相上下。

岁岁冷声道:“贺叔叔,时间不早了,你留在单身女性的房间,是很不绅士的行为。”

“小家伙,你故意装睡,就是害怕我对你妈妈动手动脚吧?”

“恩。”

贺知舟升起一股恶趣味,玩味笑道:“可你只是个五岁的孩子,你妈妈力气也不如我,若是我想对她做点什么,你能奈我何?”

“贺叔叔,你用这种吓唬小孩的手段,不觉得太幼稚了吗?”

岁岁眼底闪过一抹鄙夷,默默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迷你手电筒和手机,“这是国外新出的多功能手电筒,不但可以照明,还可以变成警告灯。最巧妙的是,只要按动这小小的按钮,方圆一公里以内,都会被警笛声充斥。”

“这个手机从我开始装睡就已经进入了录音状态,并且上面有一个自动识别的功能,只要一听到救命两个字,就会自动拨通报警电话,同步将位置发送给通讯录上所有人。”

贺知舟不由抽了一口凉气,对小家伙的精密谋划,无法形容。

不过身为大人,他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,轻哼一声,强装不屑的模样:“呵,那又怎样,你们不过是女人和孩子,我是个大人,力气比你们都强。就算是你报警求救,可这些人赶来,总是需要时间,我可以在这个空档,将你们打晕转移地方。”

岁岁无奈摇头,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,正襟危坐,又从自己左右两边的袜子里掏出十几个不同颜色的细瓶喷雾器。

“贺叔叔,你这么幼稚,以后就不要装高冷了。连我一个五岁的孩子都要吓唬,我严重怀疑你有没有上过高等院校。”

话音刚落,门口传来扑哧一声,只见穆清不知何时已经买完东西回来,就站在门口,满眼宠溺的看向儿子,还对他竖起大拇指,表示赞赏。

贺知舟一头黑线,顿觉有些尴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