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知舟被岁岁这一套学术语说的一愣一愣,第一次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而同样发愣的,还有穆清。

直到被儿子拉进了屋里,女儿将一个鸡米花塞到她嘴巴中,还都无法回神。

谁也没有料想到,有一天,他们会坐在地上,围在简易的桌子前,吃着肯德基全家桶。

年年似乎很喜欢贺知舟,一直靠在他怀中,即使已经八点半了,仍不愿让他离开,紧抱着他的手臂,软糯的说:“妈咪,我喜欢贺叔叔,就让他留下来当我和岁岁的爸爸,你的老公,好不好啊?”

穆清头痛欲裂,暗骂自己这个傻姑娘。

自己当初可就是从他手里逃出来的,怎么还能掉进豺狼窝里呢?

“年年乖,贺叔叔很忙的,你就不要再缠着他了。况且,你怎么知道人家家里没有美娇娘在等着呢?”

“啊?贺叔叔,你有老婆了啊?”

贺知舟眼底闪动皎洁,紧了紧怀中的小团子,目光直勾勾盯着穆清,一字一顿道:“我以前是有个老婆,不过她离家出走整整五年,对我不闻不问,应该算是将我抛弃了吧。”

“贺叔叔,你好可怜啊,你这么帅气又体贴,怎么可能会被人抛弃呢?那个女人一定眼神不行,看不出你的好。”

老母亲一阵锥心,恨不得对女儿的小**用力拍两下,大喊道:你说的那个眼神不好的女人,就是我!

“是啊,她眼神确实不好,而且还是个连谎话都不会说的笨女人,骗人都找不到一个好理由,竟然用癌症为借口逃跑。年年,你说她是不是很坏?让一个老人家拿着她的诊断报告哭了好几晚,到现在都卧床不起,连我这个亲孙子都不见。”

“那她确实太坏了,若是想离开,可以直接说出来嘛。何必要闹到大家都不开心呢?”

穆清眼神闪动,眼前涌现出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,在贺家,唯有贺老爷子真心疼她。

当初婚后定下每月十五号夫妻见面,还是他在中间走动,才说服了倔强的贺知舟。

想到那个老人,她的心口不由一阵抽痛:当初自己突然离开,一定让老人家很伤心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