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清眉头紧锁,见梅姨一脸为难,王中更是气的捂着心口,全身颤抖:“王叔,梅姨,我回来就是拿行李的。隔壁的房子,我们已经收拾好了,这些天谢谢你们收留。”

“清清,你这是干什么?不要听这丫头胡言乱语,要走也应该是她走!你是专程为了我的事才回国的,我怎么能这样恩将仇报呢?”

王雅欣抱手冷哼道:“呵,少在这里装可怜了,穆大小姐,你现在什么都不是,还带着两个拖油瓶,赶紧从我们家滚出去。要不是因为你,我爸能被人逼到现在这个地步吗?这都是你害的,你就是个扫把星。”

梅姨气的抬手想要打女儿,可停到半空,又实在于心不忍,最后用力的打到了自己脸上,唉声道:“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讨债鬼啊!清清要是我的女儿,该有多好。”

年年见她哭的伤心,连忙上前,用软糯的小手擦去脸上泪痕:“婆婆不哭,我们就住在隔壁,每天还回来爷爷奶奶这里的。”

王中见穆清从房中拿出行李,更觉颜面无光,人家特意回国帮自己,可自己的女儿却要将人赶走,实在是丢脸啊。

“清清,你们别走,这个女儿我不要了。”

“爸!你是不是昏了头啊?我才是你亲生的女儿,你怎么可以不要我呢?”

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根本不是请假回家住几天,而是被学校开除了!我是给你留点面子,才没有揭穿的,若是今天晚上你回来,乖乖的不要闹事,我也不会说破,可你现在倒好,竟然还有脸在这里当大爷。我王中没有你这种不孝女!”

本来还扬武扬威的王雅欣不禁一愣,面如死灰。

没想到被学校开除的事,竟然会被父亲得知,她终于闭上了嘴巴。

虽然她平日里嚣张跋扈,但也有眼力见,清楚自己身无分文无处可去,除了留在家里,哪里也去不了。

不过,她之所以敢当众和穆清叫嚣,还是有资本的。

自己好歹是亲生女儿,父母怎么可能会为了一穷二白,还带着两个拖油瓶的无依孤女将自己赶出门呢?

因此,王雅欣自信不管自己怎么闹腾,最后离开的人,一定是穆清。

看似没了气焰的她垂下头,可瞥向母子三人的目光,却充满挑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