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清清!”王中老泪纵横,抓着她的手还想挣扎,却被小喽啰扔出了门外,只能连滚带爬的跑去借钱,能借多少算多少。

屋内的刀哥倒了一杯酒,将欠条压在酒瓶子下面,给穆清一个眼神,示意她将酒杯接过去。

穆清看着周围蠢蠢欲动的小喽啰,顺从的将酒杯接过,随后一饮而下。

刀哥连声叫好,又给她倒了一杯。

穆清再次接过酒杯,却没有立刻喝,“喝也可以,总要知道他做了什么,会欠下这么多钱?”

“一个狗皮律师,说白了就是有钱人的狗,”刀哥不屑道,“我只是帮人收债而已,你从我这里也打听不出什么。”

穆清闻言信守承诺,将酒再次喝光,晕晕乎乎的坐在了沙发上,似乎有些上头。

刀哥嘿嘿的笑了两声,让手下都去门口等着,慢慢靠近她,搂住了她的肩膀。

穆清也不挣扎,伸手在他身上摸了一下,好似调情,实际上,是在摸剩下的欠条。

刀哥早就猜出了她的用意,一把捏住她的手腕,用力按在沙发上,语气猥琐:“我只负责帮忙收两千万,还有四千万并不在我这里。你要是今天乖乖听话,我就宽限王中三天,要是不听话,我就一把火烧了他家!”

穆清慢慢的睁开双眸,眼底一片清明,哪里有半分醉意。

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下一刻,穆清便用膝盖狠狠的顶在了他的胯下,刀哥吃痛嘶吼一声。

她一个翻身,从沙发上下来,伸手将酒瓶下的欠条抽了出来,几下就撕了个粉碎。

“臭娘们!”刀哥没想到穆清这么不要命,看着欠条被撕,瞬间起了杀心,一把拽住她的头发,狠狠的一耳光抽在她的脸上。

口中弥漫着猩红的鲜血味道,穆清抬手,手心中赫然放着岁岁藏在包中的喷雾,用力呲在了刀哥的眼睛上,疼的对方惨叫连连,将她摔到了地上。

穆清的掌心按在了刚刚破碎的酒瓶上,鲜血流出,她忍着疼想要开门跑走,却没想到门外的小喽啰推门进来,将她堵了个正着。

“刀哥,这小娘们怎么处理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