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清看着面前明明才刚过四十就已经头发全都花白的女人,不由蹙起了眉头,“梅姨,这些年您过的还好吗?”

“凑合过,你在国外没有吃苦吧?”梅姨发觉落泪,赶忙擦干脸上的泪水,将这一大两小请了进来,“好在当年只是误诊。”

屋内的陈设竟然和五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,家具有些泛着旧黄,平添了几分萧条的冷清。

“我还好,这是我的儿女,年年和岁岁。”

穆清心下叹气,不想再提起当年误诊的事,这么多年没见面,梅姨过的一定不太好,那王叔叔的境遇也能猜到了。

梅姨拿出布丁来,分给年年和岁岁,和蔼热情,让人生疏不起来。

“婆婆,这个我一会儿可不可以多吃一个,好好吃啊!”年年好吃的眯起眼睛,几口便吃光了自己的。

岁岁在一旁慢条斯理,吃东西都带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沉稳。

“当然可以了,想吃多少吃多少,不够吃我再给宝贝做!”梅姨挤出一丝笑意,看着面前可爱的孩子,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。

岁岁看出妈妈有话要和梅姨说,便带着馋猫妹妹去书房玩。

客厅内只剩下两人。

穆清也不啰嗦,心里关心王叔叔,“梅姨,我接到你的电话就赶回来了,究竟王叔叔出了什么事情?难不成是和当年帮助我出国有关?”

梅姨点点头又摇摇头,“自从你走了之后,贺总查到了你王叔叔的身上。”

“好在王中是个律师,勉强也能应付贺总,但前一阵出了变故,他不知道怎么给人家办的案子,被抓住了把柄……要赔钱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