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苏萱和方奇就在此刻赶到院子,看到这个场景,苏萱算是明白了门第之差的难处。

之前只知道戚楚楚难以踏入慕府的大门,却没想到平常是这样受辱的。

冯氏这句话,也算是帮她出了一口气。

也就戚楚楚能忍,居然能够在这种冷嘲热讽之下呆两年,要是她,早就受不了离开了。

不得不说,戚楚楚的能屈能伸和狠毒劲一般人比不了。

院中静了片刻,慕启放下手中茶杯问道:“二夫人此次前来,就是想与我说这个?其实大可不必,二夫人若是觉得丢了脸面,可以去祖父那里哭闹,说不定比来我这里更有用。”

冯氏轻呵一声,道:“我才没有这个空闲去理会这些,这种事情不用我说旁人也看得明白到底是谁不知好歹。”

顿了顿又道:“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按府中规矩办事。今儿个一早,戚楚楚没有经过我手下掌事嬷嬷的同意多拿了两匹布料回去。按照规定,你院中每月只有五匹的份例,多拿等于偷窃,我这次过来,就是要把这个不懂规矩的丫头带回去好好教教规矩!”

慕启回头看向戚楚楚,道:“有这事?”

戚楚楚喏喏道:“楚楚也是想着给慕大哥多做几身衣裳才会多拿的,而且当时她们也没说不可以……”

“呵,给他做衣裳?你倒是惯会说谎,他什么时候穿过樱草色的衣裳?你就说说他整个院中,除了你之外,谁会穿这种

颜色的衣裳!一个乡野丫头,不要脸不要名分跟在男人身边讨好献媚就算了,居然还想当着本夫人的面狡辩,本夫人今日不好好立立规矩就不算这慕府的掌事!”

戚楚楚双拳紧握,无话可说。

慕启院中清一色的男人,很少有女人出没,除了她之外,确实没有人会穿这么鲜嫩颜色的衣裳。

可她是慕启身边的人,不同于其他丫鬟,难道想要做一身新衣裳都不行?

她站在慕启身边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,轻声喊道:“慕大哥……”

慕启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又响起冯氏的声音:“慕启,你今日要是想护着她,那我就立即去公爹面前好好说道一番,让他亲自把她赶出府中。规矩就是规矩,容不得她放肆!”

说完之后直接朝后头挥了挥手,道:“把她带回去!”

后面两个嬷嬷听言,立即上前,一人抓着一只胳膊,就要把她拖走。

戚楚楚连忙看向慕启求助,那眼神中藏着无限哀怨。

一直站在树干后默不作声的马婶看到这幕,上前小声劝道:“楚楚姑娘,你就先跟他们走吧,想来只是学学规矩而已,不会有什么大事。你也知道公子的难处,他这时候若是阻止,你铁定不能再留在这里了。为了以后,你只能忍耐了。”

戚楚楚咬唇看着她,而后又看向慕启,极其隐忍地点了点头。

“慕大哥,这件事情确实是楚楚欠缺考虑,楚楚不想让你为难,

我会跟她们好好学规矩的。”

慕启点点头:“嗯,一个时辰之后我会让人来二夫人那里接你,想来这些时间学规矩也够了。”

这话既是对戚楚楚说的,也是对冯氏说的。

冯氏对于这番话并没有什么表示,只是倨傲转身,让人带着戚楚楚离开。

一个时辰,也够她好好学学规矩了。

苏萱站在门口一直没有进来,直到冯氏带着人扬长而去,她才出现在门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